盛唐纵横 第三十九章 人间处处是战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场雨后,长安城变得凉爽起来,树叶变得微微泛黄,秋天,悄声无息的来临了。

    唐小七无聊的用手在路了了胸口画着圈圈,嘴里不停的抱怨着:“了了,我都快无聊死了。一来长安就被关在这后院一个多月,长安城到底什么样都没有见识过,你什么时候带我出去转转啊。”

    路了了摸摸唐小七平滑的肚子:“这都两个多月了,什么反应都没有。爷爷上次给你把脉,说你中的那毒还未断根,需要喝药静养。等你养好了,下次就带你出去逛逛,四下游玩一番。你也快点给我怀上个大胖小子,爷爷那里就更好说话了。”

    “呸!鬼才给你生儿子。”唐小七气恼的给路了了来了那么一下。

    “你实在要是无聊的紧了,可一找些事情来做做。帮家里管管帐啊,抄抄药方啊什么的。”路了了也很奇怪老爷子为什么要把小七关得这么紧,但又不敢去问,只好出这个主意。

    “真的?那别人会不会说我还未成亲,就管起家来了啊。”唐小七有些跃跃欲试。

    “家里除了萍儿那笨笨的小丫头,就全是男人,哪有人会说三道四的。”路了了说道。

    刚刚把头伸出院门,路了了头上就被狠狠的敲了一记。

    “叫你一天好好用功读书,一天到晚就知道往小七院子里钻。你明明知道她身子没好利索,是不想我老头子抱重孙儿么!”;

    偷偷盯了几天的路慢慢气得胡子乱颤,声音大大的骂着,声音明显的能传进唐小七的耳朵。

    路了了可怜兮兮的叫了几声痛,等老爷子停下来才将刚才的想法说了一遍。

    “我老头子双眼一闭,双腿一伸,这个家还不是你们的。小七要管家,管就是了,我老头子正好落得清闲。”路慢慢胡子一翘一翘的说道。

    眼见老爷子火气上头,路了了身子一缩,又想溜出门去。

    “你又要去哪里!”老爷子大声吼道。

    “玉真观!” 路了了头也不回的答道,老爷子顿时不说话了。

    出了门的路了了并没有去什么玉真观,而是与周六子骑马向西市而去。

    “听胡老大说,你跟他吹嘘胡姬酒肆的胡女如何如何漂亮,如何的热情似火够劲道。我记得上次你也就在偏厅喝喝茶而已,什么时候又知道胡姬够劲道的了?”路了了回头看着面无表情的周六子。

    “看出来的不行么?我也是没钱,有钱一定要去试试。”周六子边说边直盯盯的看着路了了身上那快玉佩。

    “小七马上就管家了。过几天你去她那里领些银子傍身。胡老大就算了,那家伙肯定还藏有私房银子。”路了了恨恨的说道。

    “还领什么银子,你自己身上有银子么!”周六子瘪了瘪嘴。

    “周六子!你别笑看我,路大爷我不赚银子也罢,一赚以后会吓死你。”路了了摸摸身上的铜子,悻悻然的说道。

    周六子扭头,来了个不理不睬。

    通红的铁丕被稳稳的用铁钳置于铁桩,一双手挥动铁锤有力的用力砸下。四处飞溅的火花与洒落的汗水交织,发出“吱吱”声音。西市附近的一座铁匠铺子里,一位年近五旬的壮汉,裸露出一身精壮的肌肉,打了好一阵铁。路了了蹲在一旁,周六子站在身后,两人一起就傻乎乎的看了好一阵子汉子打铁。

    位身体已经明显发福的中年妇人端来一大盆吃食就默默转身退进屋内,眉眼依稀还有那么几分与胡姬相似。裸露上身的壮汉就蹲在铺子边吃着饭食,丝毫没有招呼路了了的意思,大口大口的吃完面前的食物,才满足的站起身来。

    “我老 胡家这铁匠铺子开了几十年,这样傻乎乎的看着我打铁,一看就是一个上午,你是第二个,你们这些读书人,就真是闲的慌么。”;

    “第一个是酒鬼,但我不是啊!”路了了笑嘻嘻的说道。

    听到一个酒字,汉子眼睛就亮了,抹了一把嘴巴,脸上浮起了笑容:“要是再能来上那么两口酒,那才是真的舒坦了。”

    “胡叔要是想喝酒,小侄这就去给胡说买来。”路了了连忙说道。

    以前要是有人说诗仙李白有一位结义兄弟是打铁的,路了了打死也不会相信。但此刻人就在眼前,就不得不信了。

    胡云满脸遗憾的摇摇头:“有此喝酒醉了吐血,你婶子就不准我再喝酒了。”

    “嘻嘻,听师父说起胡叔,多么多么的英雄盖世,还写了一首《侠客行》称赞你,没想到原来这么怕自家娘子。”路了了笑了起来。

    “滚,滚滚滚!你婶子那是为了我好。我老 胡虽然人粗,但这点还是明白的。去过观里啦?去过你胡姬酒肆啦?”胡云没好气的喝骂了一句。

    “侄儿月前已经见过持盈师叔和西林姑姑了。因为家里老爷子逼着温书盯得紧,拜见胡叔就来得晚了些,望胡叔莫怪。”路了了老老实实的见了一礼。

    “我就一市井打铁的匠人,你早来也罢晚来也罢,来了就好。”胡云挥挥手毫不在意。

    市井豪侠以及那些游手好闲的城狐社鼠,从来都是不容小觑的一股民间势力。他们虽然出身低贱,但却为人仗义,讲义气轻生死,一诺而杀人。让官府很是头痛,却没什么办法。

    他们有他们的世界,有他们自己的规矩,称之为江湖。他们能探听到官府都不得而知的隐秘,能着很多官府明面上不能做的事情。任何权贵显耀,都与之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也曾在史书上留下了赫赫的名声。

    对于眼前这位师父的结义兄弟,路了了哪里敢有半分轻视。转身向周六子点头示意,自认为价值不菲的礼物就送上前来。

    胡云对那些礼物看都不看一眼,也没有拒绝。只是微微点了点头,一位年轻人突然就冒了出来,接过礼物转身就消失不见。

    “一眨眼,与你师父太白先生相交就快二十年了,昨日之事仿佛近在眼前。当年我真没有看出来,他一位风姿翩翩的读书人,居然会有那么强的剑术,居然会为红颜一怒而杀人。”胡云望着不远处的,川流不息的西市坊门,神色恍惚。

    这个消息够劲爆,路了了一下睁大了眼睛:“啊!我师父还杀过人?”

    胡云微微一笑:“是啊!,那时候西林的胡姬酒肆还未搬去东市朱雀街平康坊,只是在开元门外开了个小小的酒肆当垆卖酒。哪知被西城老杜一眼看中,想要强娶回去当放一房小妾,结果被你师父给当面骂了个狗血领头。

    这西城老杜可不是一般人,当时在西市跺跺脚就震翻天的人物。西城老杜哪里受得了这等气,当夜就在小巷子堵住了醉酒的太白。想要将他杀了绑上石头,悄声无息的丢进护城河。这样的事情,西城老杜可没有少干。

    哪知道西城老杜找来的四位功夫高强的游侠儿都不是他的对手,最后西城老杜亲自上阵,也被你师父给一剑剁了。太白酒醒,居然就傻乎乎的看着我打铁,看了一上午。知道最后,被衙役捕快给锁走。”;

    胡云端起大缸子粗茶,畅快的喝了一大口。

    “后来呢?”路了了好奇的问道。

    “玉真观里那位,亲自将他从京兆尹的大牢中带走,管在别苑整整两年,这事才慢慢的过去了。后来你师父常常来找我喝酒,谈笑间,西城老杜的地盘,就归了我们两人。整个西市的规费,大部分流进了玉真观。现在的东市的胡姬酒肆,也是这样开起来的,那收益,也大部分流入了玉真观。”;

    胡云淡然的说道。

    “好一对修仙求道的神仙道侣,居然干起了这等勾当。”路了了暗自腹诽,心里却感觉这位胡叔这样说,应该有别的意思。

    路了了望着胡云没有说话。

    “不知不觉,我们都老了,可这世事却没半点变化。你看那繁华无比,人来人往的西市,表面上看不出什么。可暗地里,为了这有着无数财富金市,却有着无穷无尽,鲜血淋漓的争斗。这么些年来,我都倦了累了,可争斗依然不会停歇。”;

    胡云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有玉真观持盈师叔在后面撑着,难道还有人来惹麻烦么?”路了了诧异的问道。

    “这一次,不但是西市这边。平康坊胡姬酒肆那里也遇到了麻烦。紧邻着胡姬酒肆,一家新开的天仙楼。楼子里的姑娘个个如花似玉,都是那各地请来的花魁。天仙楼当红花魁夜来,出道不过半月,就引得无数贵公子争相而去,流连忘返。

    这样一来,胡姬酒肆生意江河日下,很是艰难。两方明争暗斗几次,胡姬酒肆都处于下风。”;

    胡云有些无奈的摇摇头。

    “这么大的手笔!各地的花魁来当天仙楼的普通姑娘,什么样后台这么财大气粗?”路了了吃惊的张大了嘴。

    “四海商行!这四海商行本来以东市为主,不知为何这次又为何进入了西市。我青云会手下人按例收规费,收到了四海商行名下的店铺,结果起了冲突。

    那四海商行的大掌柜一气之下,宣布西市所有商家,不得向我青云会缴纳规费。否则将被将被四海商行视为敌人,断其所有生意上往来。

    对于与我们来往密切的码头苦哈儿,货运的车马行,行镖的长风镖局,捡尸乞讨的花子帮用尽手段分化拉拢打压。这位四海商行的大掌柜看来想一统西市,所图不小啊。”;

    胡云虽然人看起粗犷,但心思不乏细密。

    “这四海商行什么来头?”路了了问道。

    “你可听闻南山树尽,臣缣未穷这句话。大唐富可敌国的首富王元宝,就是这四海商行的牵头人,其中还有多少权贵入了份子就不清楚了。这四海商行背景深厚,就算是观里那位,也不敢说能轻易对付的。京城水深,居之不易啊。”

    胡云居然文绉绉的说起话来了,哪里像是一位粗鲁的打铁汉子。

    “观里我那位师叔知道这些了么?”路了了犹疑着问道。

    胡云定定的望着路了了:“我只是一位粗人,什么也不懂,这拿主意的事情,还得靠你转告给观里那位了。”

    “还粗人呢,老奸巨猾的绕这么大圈子,不就是想让我观里转述目前的窘况么。”路了了心里腹诽着。

    “胡叔啊!你看我这才刚进长安,对你所说的这些事情不清不楚的。叫我去转告,是不是不抬好啊!我还要温书准备明年的春闱大比,就不打扰你老人家打铁了。”路了了说完就准备转身就溜。

    “你胡叔我一把年纪了,难道你忍心我这一张老脸,被那位发脾气责骂么。你一小辈,又是太白唯一的弟子,那位怎么也不可能转怪于你的。”胡云一把拉住了路了了。

    路了了回家还没躲上两天,玉真公主派人来了,直接就被带去了一间清幽别致的别苑。

    眼见四下没人,一头跪下嘴里直呼弟子路了了拜见师娘。可这一次完全不管用了,双膝都有些跪的麻了,玉真公主冷着脸,也没有招呼他起来。

    路了了想破脑袋,也想不出自己到底什么地方惹恼了这位。突然心里一惊,难道自己用树枝教训古叶小道士,又卖他剑法的事情暴露啦?想到这里,路了了冷汗直流。

    “哥舒小夜都回京了,古叶却留在了东昌岩。说是要跟他青莲师叔学习剑术,你知道为什么吗?”;

    良久,玉真公主清冷的声音才想了起来。

    路了了心里一凉,心想完了。嘴里却乖巧的答道:“这个,弟子不知。”

    “因为他被秦家那位小子给打了。”玉真公主语气中已经充满了怒气。

    路了了松了一口气,一头雾水的望着座位上那位,不敢说话。

    “还有鲜于家的那位小子,仗着宫里那位狐狸精的关系,居然胆敢不把我放在眼里。哼!好大的胆子。”玉真公主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

    “师娘!这到底发生了何事,古叶师兄一路与他们好好的,怎么就起了冲突?”路了了小心的问道。

    “你自己看看!”一封信纸丢在了路了了的面前。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